校 友 会

校 友 会

校友风采

MBA访谈录——庄重
来源:MBA中心    作者:
时间: 2019-05-20     阅读: 14

今天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了第六届南开MBA联合会主席庄重学长。庄重学长现在与03级校友张峰学姐搭档从事终身教育事业,包含孕产早教、学前、青少年校外、成年人生活美学和技能以及老年教育,是既有公益属性又有市场属性的事业。今天让我们走近庄重学长,来聊聊他和他的教育事业。


记者:MBA的同学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MBA校友访谈录。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2000级的优秀校友,第六届南开MBA联合会主席,北京博略睿晟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北京朝阳市民终身教育服务中心副主任庄重学长,欢迎学长。


庄重:大家好,也很高兴商学院和中心能够提供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现在的学弟学妹们聊聊天,也希望我们今天的聊天能够给大家一点点启发和帮助,谢谢。


记者:我们都知道您是2000级的学长,那么在您报考MBA之前,您是在天津开发区的一家企业做生产管理,而且您本身是清华大学工科出身,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契机使您报考了南开大学的MBA?


庄重:是的,我是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出身。那么在我毕业的时候呢,我对自己的认知就是:我并不是那么适合于或者说感兴趣做技术的工作。相反我更喜欢做管理以及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因为当时的MBA是需要三年的工作经验才可以报考,那么我1996年大学毕业之后呢,我就决定先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再回到大学里面来读书,来读MBA,这是在我22岁大学毕业的时候已经做的一个选择。而且我也很庆幸自己最终选择的是南开。


记者:那么对于您来讲,南开的MBA带给了您什么样的体验,或者说南开带给了您哪些东西,在您如今的工作中有着怎样的体现呢?


庄重:提到南开MBA,尤其是毕业十几年以上的师兄师弟们可能都会提到一个名字,王儒。王儒老师对于南开的热情奉献,在很大程度上感染了我,感召了我。其实说实话,在当年我们在校期间,学习的环境、硬件的条件和课程的安排方方面面可能跟今天的你们是没有办法同日而语的,有很多的瑕疵。记得我们上课的教室,冬天经常是没有暖气的,但是王老师用她的热情和奉献,用她对MBA这种赤诚的付出感染了一届又一届的MBA同学,其实也是最终影响到像我像张峰这样的校友投身于教育事业。基本上对于上个世纪末或者本世纪初在南开读MBA的同学们来说,王儒老师的故事都是可以讲很久的。那么除王老师之外呢,像我的导师张玉利院长、像王全喜教授等等,他们渊博的学识和严谨的治学态度都对我们这些同学的一生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那么说到MBA给了我什么,我认为是给了我一个完善的思维框架和思维体系,并不具体指某一门课。从毕业之后十几年回想起来不是说这门课对我特别有用,而是说MBA给了我一个正确看待世界、看待企业运营的思维体系,这个思维体系的应用,其实还是要我们的同学在实践的基础上不断地尝试。那么也有一个很好玩的小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02年的时候我还没有从学校毕业,我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一个著名的CFO自己办的沙盘模拟企业运营类型的培训。整整一天的沙盘模拟,在推演中没有想到用什么样的自己学过的知识、用什么样的理论体系去应用它,但是当全天的培训结束之后,反过来老师点评的时候,每一个角色在什么样的时间用到什么样的管理工具,用到什么样的模型,这些没有一个是我在课堂上没学过的,虽然我全知道,但是到这个点上,该用的时候我想不起来。所以其实MBA是需要勤思考、多实践、需要摔跟头的。对于MBA学生而言,毕业才是实践的开始,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或者说成功的MBA毕业生一定不是从毕业那一刻说的,而是当你从业10年20年,甚至于你退休的那一刻,才能够给自己一个评价。


记者:嗯,是的,MBA教的这些知识呢,实际上是需要经过一定的时间和经验来内化,最终变为自己的东西。那么您刚才也提到过,学校的氛围和老师,包括王儒对您的这些关怀,也是促使您现在从事教育行业的原因之一。我们知道您从事的是终身教育,包括从早教一直到老年教育。其实教育行业是有它一定的特殊性,它兼具市场效益与公益属性,而南开大学的校训呢,就是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允公是放在首位的。从学校创办者张伯苓先生开始,南开就一直在为社会带来正能量。那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现在从事的教育行业的一些具体情况?


庄重:我们做的叫终身教育。其实就是从一个人出生到他老去,都是涵盖在我们的终身教育的体系范畴里面。其中包括这么几个板块,从孕产早教到学前教育再到青少年素质教育然后再到成年人的职业技能和生活素养,一直到老年人教育,我们叫做乐龄教育,就是可以看到是涵盖一个人的一生。那么刚才您也提到教育是一个兼具公益属性和市场属性的这么一个行业。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干教育,如果是说急功近利地去干,我认为可能运气好的话短期能挣一点小钱,但是一定干不成一个事业。曾经在学校的时候就和冯新、冯志这些师兄一起交流过南开的校史,交流过我们南开的创始人张伯苓先生的教育情怀。其实现在在外面我自己也经常在跟人家聊天的时候说:首先我的本质是一个商人,商人的目的就是要实现自己企业股东价值的最大化;其次呢,自己勉强算一个有情怀的商人,就是要在自己的这个企业做的事情上做一些良心事,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其实我觉得这也得益于南开MBA的教育,得益于我出身南开的这种允公允能的这种情怀和本性。


记者:您现在创业的教育公司是您和2003级的校友张峰共同创办的,您本身也是北京校友会的一员。现在学校牵头搭建校友会平台,您对于这个校友会对MBA校友们的作用,包括促成校友之间的一些合作您有什么样的看法?对于我们在校生或者说刚刚毕业的MBA学生今后如何利用MBA平台能不能提供一些建议?


庄重:首先呢,特别感谢院里面花这么大的精力去建校友会,这个事叫吃力不讨好,会很困难。困难在哪儿呢?MBA可能跟一般的本科教育或者研究生教育不同,他都是成年之后参加的教育,而且在参加教育的过程中形式就比较松散,不那么紧密,所以形成的这种归属和认同感肯定不如大家大学4年在一个屋檐下住出来的这么紧密。但是这个事儿,对于已经毕业的校友、对于在校生、对于商学院,我认为都是很有益处的。而且南开MBA做这些事情有着一些得天独厚的条件,比如说在毕业比较久的这些同学里极具号召力的王儒老师。有位老师曾经说过,中国MBA只有一个王儒,可见她作为南开MBA的旗帜性老师对于往届校友的影响力。如果说到一些建议呢,因为我在之前也参与过陈力骁师兄组织的北京校会的一些工作,也知道组织校友活动的一些辛苦事儿,一定是要学校牵头才能做得成。学校牵头,再加上这些有热情、有能力、有精力的同学们一起来组织,同时也还需要去匹配资源和需求,学校有什么资源,在校生有什么资源,那么毕业的校友有什么资源,同时大家又都有哪些需求,是有很多的可以匹配的地方。比如说,现在我们在北京的这个圈里的几个同学聊起来,都觉得现在找到一个好的员工变得越来越难,成本越来越高,学校可以通过校友会给我们提供这样的跟在校生对接的平台,同时在校生也一定需要在毕业之后谋求一个更好的发展,那么校友会能不能有这种就业的平台,在人才交流和企业推广上,在学校的一些活动需要的支持和捐赠上,可不可以起到推动作用。其实有很多方面大家是可以去匹配到的,只有互相能够满足需求的活动、商业规律的活动,才能够长久不断的维持创新,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如果仅仅是为了活动而搞活动,那么也只能是阶段性的,这是我的一点看法。


记者:确实,您说的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们就是要利用这个资源平台同时满足供给侧和需求侧的需求。现在学院这边非常关注创业,创新创业方面的一些课程开展得非常好。现在的市场非常多样化并且非常有活力。很多年轻人都会有这种创业的热情,但是当前很多年轻人在自身的根基没有很扎实的情况下会有些浮躁。那您本身作为一个创业者,能不能给我们年轻一辈打算创业的同学,结合您自身的经验给他们一些建议呢?


庄重:首先,南开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学校,那商学院的教育风格也是一个比较朴实务实的风格。对于我来说,创业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和积淀,包括经历阅历,包括人脉积累,也包括眼光境界。有了这些积累的时候再出来创业,也许还会有挫折,但挫折可能会小一些。我个人不是特别同意这种90后甚至于95后拿着一个好的创意想法就冲出来创业,这种可能做概念的居多,真正能够做实事、让它成为一个良性的、可持续发展的企业的概率可能不大,因为这受限于创始人的知识结构、经历阅历、人脉关系等等,做企业需要跟人打交道,跟钱打交道,跟事情打交道,决策和判断是需要智商和情商的,是需要一些经历的。创业是一条没有退路的征程,而且背负的压力就是打工的时候叫天塌下来,高个儿顶着我,而创业的时候,你就是那个儿最高的了,所有的事儿都得自己扛着打下来,其实很辛苦,而且会遭遇很多的困难。如果决定创业的同学,要对创业当中的困难做好非常充分的思想准备,这样才不至于遇到一点点挫折就崩溃,就打退堂鼓。


记者:您曾经也是南开MBA的学生,您本身属于一个创业者,现在又是一个教育从业者,你能不能分别从这3个角色出发,给在读的或者刚刚毕业的MBA学生提供一些职业规划的思路?谢谢。


庄重:非常好的问题,MBA的同学可能跟从本科直接升到研究生的同学会不太一样,他们毕竟有了几年的社会经验和工作经历,MBA呢其实是给了大家重新选择跑道的一个更好的机会。也许你本科毕业的时候选择的职业路径并不是你所感兴趣或者所擅长的,那么当你进入了MBA的课堂或者说经过几年学习之后,在这个阶段可能需要对自己的职业方向和人生方向有一个更清晰的目标。我们拿论文来举例子,论文大家都是至少要花半年以上的时间去调查研究、找资料、思考以及成文,那么如果花了这么大的一个经历去做对于自己未来的工作没有任何帮助的论文,这至少是一种浪费;如果能有一个清晰的职业规划和明确的职业发展方向,那么就可以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内去做论文,这样会对将来的工作和职业生涯会有帮助,相信导师也乐见其成。那么,我现在不太了解今天的学生们的心态,曾经在我们那一代MBA学生当中,MBA被神话或者妖魔化了一些,那个年代网络还不发达,当时的报纸、电视等媒体形容MBA是一个晋级加薪成为金领的非常容易的敲门砖。其实并不是这样,我毕业后大概一两年回到学校去跟当时在校生做论坛的时候,同学们的问题也都很尖锐:“我们平均年薪能达到多少?”、“南开的MBA和清华那边平均年薪是不是有差异啊?”等等。其实平均年薪这个东西参考参考就可以了,在统计学里平均数是一个期望,但是在这个期望里边的方差是很大的,一个10万一个1万平均起来就5.5万,那你是那个10万还是那个1万呢?当时的生活水平下,我说我这有一份50万年薪的工作,你能不能来?你能不能胜任?这是你要考虑的问题,而不是说很盲目的因为花了钱读了这个书所以一定要找年薪多少的工作,读MBA不是生意,是你自己的自我修炼和深造,不是我3年花了10万读这个书那么毕业就一定把这个回报拿回来。MBA可能甚至于是大多数人一生中最后的能够踏踏实实地在课堂上做系统学习的一个阶段,一定要把握好,一定不要太浮躁,要有着自己明确的职业规划,然后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同时利用MBA的平台拓展跟自己职业规划相关的资源。尤其现在学校主导搭建校友会平台,我认为会对在校的同学会有很多帮助,校友会建立了相关行业联盟,不妨在校的同学们去多参与这些联盟的活动,多做一些这种志愿者,肯定会带给大家很大的收获。


记者:好的感谢有能力、有公心、有情怀的庄重学长今天接受我们的访问,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MBA校友录再见。


后记:在采访庄重学长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他对于教育事业的理念和情怀,也看到了他对于工作的严谨与热爱。我们也欢迎更多的MBA学子投身到教育行业,为教育行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记者:16级普六班周卉